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映大片 >
动物性行为令人:袋鼬是暴力犯图
* 来源 :http://www.fam-studi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8 01:33

  交配是所有动物的一门“必修课”。为了赢得异性的芳心,它们可谓煞费苦心。有时候,动物的交配仪式也充满暴力色彩,甚至达到令人的程度。以袋鼬为例,雄性袋鼬会抓住雌性的脖子,将其拖走,而后进行交配。它们是一群暴力而的家伙,交配中疯狂抓咬雌性。很多雌性在交配中香消玉殒,最后沦为雄性的盘中餐。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袋鼬,如果了解它们的交配仪式,你很难在短时间内忘记这种动物。每年冬季,雌性袋鼬进入发情期,导致袋鼬家族掀起一场充满暴力色彩的交配狂潮。雄性袋鼬会尽可能与更多的雌配。它们会抓住雌性的脖子,将其拖走,而后进行交配。通常情况下,袋鼬的交配时间可达到3小时,有时也能持续一整天。造成这种“持久战”的原因在于:雄性袋鼬一次无法射出很多,必须多次,才能确保雌性受孕,进而延续自己的基因。

  雄性袋鼬是一个暴力而的家伙,交配过程中,它们会抓咬雌性,让它们发出痛苦的尖叫。很多雌性在交配中香消玉殒,最后沦为雄性的盘中餐。当然,雄性袋鼬也因为暴力交配受到“惩罚”。由于在交配季消耗大量体力,它们体重减少,开始出现秃顶,完成交配后几周内死亡。

  臭虫的繁殖方式非常另类,雄性臭虫并不像其他一些动物那样,先求爱,后交配。它们在交配时并不会寻找雌性的生殖器官,而是直接将刺入雌性胃部,后便匆匆跑开。随后进入雌虫的血液,而后随血液流进受精囊,最后进入卵巢。这种交配方式有一个的名字,被称之为“创伤性插入”。

  鱿鱼显然不是最的动物,但却是最怪异的动物之一。可生物发光的雄性达纳章鱿利用喙状嘴和锋利的爪子在雌性身上刺出孔洞,而后用类似的附肢将射入伤口。南洋力士钩鱿甚至省去刺孔这道程序,直接用在雌性身体上挖洞。它们的中含有一种酶,能够溶解皮肤组织。

  大鳍武装鱿是已知第一种跨性别鱿鱼,一些雄性大鳍武装鱿不仅外形与雌性类似,甚至还长有雌性的性腺。对于这种特征是否能够让大鳍武装鱿在进化中受益,科学家尚存在争议。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些特征允许雄性大鳍武装鱿在不被发现情况下进一步靠近潜在配偶。

  听到交配的声音后,雄海豹会蜂拥而至,希望也能参与其中。途中,它们会压死海豹幼仔。如果认为这种较为罕见,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在一些海豹栖息地,有多达三分之二的海豹幼仔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世界。这也就是为什么海豹幼仔生长速度极快,它们发育得越快,就越能及时避免被压死的命运。

  当然,面临的并不仅仅是幼仔,除此之外还有雌海豹。交配过程中,雄性南方象豹经常用颚部碾压雌性的头骨,在雄性僧海豹达到时,雌性经常为它们的兴奋付出生命代价。实际上,为了防止一些海豹种群因暴力的交配行为,一个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使用性欲的药物。

  地球上生活着超过35万种甲虫,它们的繁殖方式可谓五花八门,各具特色。在进行交配时,命运最悲惨的当属雌性象鼻虫。雄性象鼻虫的长有的刺,经常在交配时雌虫。研究人员指出个头更大的刺能够让雄性象鼻虫在“基因军备竞赛”中胜出,那些刺最大同时最为锋利的象鼻虫往往孕育出更多后代。

  既然明知道交配是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雌性象鼻虫为何同意与雄性进行交配呢?科学家给出的解释是:象鼻虫生活在异常干旱的地区,能够为雌性象鼻虫补充它们急需的水。获得充足的水后,雌性的交配兴趣大幅下降,缺水时,它们又对交配充满饥饿。

  交配对雌雄同体的动物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实际情况往往并非如此。以扁虫为例,它们为了获得做父亲的而展开争斗,让交配成为一项充满的活动。这种动物长有匕首般的,除了用于交配外,也可用于猎捕食物。交配时,两只扁虫展开决斗,都不希望扮演母亲的角色。被刺中的扁虫将成为母亲,担负起抚养后代的重任,胜利者则继续享受单身汉的生活,寻找下一个交配对象。

  我们都知道,蜜蜂在蜇人后不久便会死亡。在与峰后交配之后,雄蜂也会相同的命运。交配前,新峰后会消灭所有姐妹,确保自己对蜂巢的不会受到。峰后会与十几只雄蜂交配。这些交配对象是从蜂巢中数万只雄蜂中挑选出来的,听起来很幸运,但这种好运很快就会变成厄运。在在峰后体内爆裂(甚至能够听到)后不久,雄蜂便会死去。峰后会将储存起来,以备以后使用。这些每天可孕育出1500枚卵,一直可持续3年。

  下一次再看到章鱼的触须记得仔细观察一下,因为你看到的可能并不是它的手臂,而是它的。虽然这个触须形性器官并不是真正的,但与人类的一样,这个性器官也充满血液,同时能够勃起。无论是章鱼的哪一个种群,基本的交配过程都是一样的。雄性章鱼将精囊放置在触须上,而后利用触须将精囊送入雌性体内。所有种群的雄性章鱼都会将“性触须”留在雌性体内。由于无法长出新的“性触须”,它们在短短几个月内便会死亡。

  一些章鱼种群的交配过程更为怪异。雄性纸鹦鹉螺章鱼的能够脱离身体,游向雌性。雄性斗篷章鱼的体型大约只有雌性的四万分之一,它们游向选定的雌性,而后将依附在雌性身上,最后游走,不久后便死亡。雌性几乎不会察觉到整个过程。雄性的一直移动到雌性腮部开口处,等待它的卵发育成熟。此时,它会移走,撕裂精囊,让与它的卵子结合。这个时候,它的丈夫可能已经不在这个。

  雌性螳螂会在交配过程中“亲夫”,吃掉雄性的脑袋。对于一些螳螂种群来说,吃掉雄性脑袋是交配过程中需要完成的一个环节,而不是的表现。这种行为能够让雄性更快速。通常情况下,这种同类相残的很少发生,几率在5%到31%之间。雌螳螂吃掉亲夫的脑袋是因为它很饿,需要补充能量,才能继续活下去。请记住,绝大多数动物只能通过交配的方式保持种群的延续,死掉的雄性螳螂对种群的延续没有任何作用。在不发生同类相食情况下,螳螂的交配仪式实际上充满浪漫色彩,例如跳交配舞和爱抚触须。

  红边束带蛇的交配行为是动物世界最为疯狂的之一。它们每年在马尼托巴省举行一次交配狂欢,也就是在雌蛇从冬眠中苏醒过来之后。苏醒后,雌蛇会一种信息素,一次能够吸引数百条雄蛇。有时候,参加交配狂欢的红边束带蛇超过3万条,彼此裹缠在一起,景象非常状况。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雄性红边束带蛇有时也会信息素,组织一场交配狂欢。科学家并不清楚雄蛇为何上演这种行为。一种理论认为,雄蛇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像交配季节时的雌性那样,获得温暖和。

  多年来,科学家一直无解为何只发现雌性琵琶鱼。更为怪异的事,所有雌鱼的两侧都涨有怪异的肿块。经过研究,研究人员发现这些肿块是寄生雄性琵琶鱼的遗骸。雄性琵琶鱼体型很小,在长到足以进行交配的时候失去消化系统。在学名Photocorynus Spiniceps的琵琶鱼种群中,雄鱼的身长只有0.25英寸(约合6.35毫米),是已知体型最小的脊椎动物之一。相比之下,雌鱼的体型达到雄鱼的50万倍。

  为了,雄性琵琶鱼必须找到一条雌鱼并寄生在雌鱼的身体上。它们会咬住雌鱼,一种酶,溶解皮肤组织,进而与雌鱼结合在一起。通过这种方式,雄鱼的进入雌鱼的体内,同时获取雌鱼的营养。不过,雄鱼很快死亡,只留下一团,随时准备在雌鱼排卵时让卵受精。科学家曾发现身上带有8团的雌性琵琶鱼。对于那些没有找到雌鱼的雄鱼,它们会采取另一种方式,那就是变性为雌鱼,等待雄性出现。

  一年内,一些豪猪种群的雌性每年只有大约10个小时接受雄性的身体,而后孕育下一代。求爱时,雄性豪猪会用后腿站起来,最远从6英尺(约合1.8米)外,往雌性身上撒尿。被尿液浸湿后,雌性要么发出尖叫声,抖掉身上的尿液,告诉雄性“离我远点”,要么拱起背,直到尾巴放在脑袋上,允许雄性与其进行交配。实际的交配过程只有1分钟左右。一些豪猪种群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即使没有孕育下一代,它们也会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海豚的可以盘卷,旋转,甚至能够伸缩。不幸的是,它们天生具有无法遏制的性欲,会其他动物,例如海龟、小鲸,甚至人类。很多时候,它们甚至自己的同类。发生时,雄海豚短短12秒后便。

  不要以为体型很小的动物就不会上演令人惊叹的性行为,学名“Drosophila Bifurca”的果蝇就是一个代表。这种果蝇的精子长度在动物世界排名第一,长达2英寸(约合50毫米),是人类精子的1000倍。果蝇重量约占体重的11%。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对于果蝇来说却是必须的。雌性果蝇的生殖系统是动物世界中最复杂的之一,会分泌具有性的化学物质,在受精前脆弱的精子。

  4个月大的时候,公山羊就已经做好繁育下一代的准备。进入青春期后,它们开始产生一种奇怪的刺激性气味。此外,它们还会往胃部和胡子上撒尿。如果发现心仪的对象,公羊会舔自己的,而后喝母羊的尿。有时候,母羊会骑在另一只母羊身上,进一步公羊的。

  对于长颈鹿来说,交配是一项的工作。为了不将时间浪费在不准备繁育下一代的雌性身上,雄性长颈鹿会礼貌地轻推雌性的臀部,刺激它撒尿,而后尝一下,以确定是否排卵。如果正在排卵期,雄性长颈鹿便展开求爱攻势,一直跟在雌性后面,直到它愿意与其交配。